兰亭序不管在不在,书法都已不在 - 爱美网
当前位置:爱美网 » 互联网 » 娱乐全知道 » 文章详细

兰亭序不管在不在,书法都已不在

来源:网络 浏览:28951次 时间:2019-04-22

1

王羲之拿着十几本自己写的兰亭序,左看右看终于一声长叹:怎么也比不了最初的第一本。

公元353年4月22日,东晋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初三,四十一人在会稽山阴的兰亭集会,修“袚禊”之礼。习俗是每年上巳节人们要结伴出游,到水边消除阴晦和不祥。参会的人有时年五十一岁的右军将军王羲之、三十岁隐居东山的名士谢安、九岁的王羲之第七子王献之等等,可谓老中青三结合。

四十一人,大多是东晋第一流的文人雅士,娱乐的方式自然也与众不同。众人沿弯曲的溪水而坐,荷叶托着轻便的酒杯从上游漂下,若停在谁的面前停下,此人便应取杯饮酒赋诗,若未能即兴吟咏,须罚酒三杯。

这一天共成诗三十七首,十一人赋诗两首,十五人赋诗一首,还有十五人未能赋诗。众人公推书艺卓绝的王羲之为诗集作序。王羲之酒酣兴浓,以蚕茧纸和鼠须笔乘兴而书、一气呵成,称为《兰亭集序》。只是在书法界,向来只称作兰亭序。

兰亭序不管在不在,书法都已不在

全文二十八行,三百二十四字,两条微博多一点的长度。八百年后,南宋高宗皇帝赵构在《翰墨志》里记载,王羲之酒醒后曾经重写这一篇兰亭序,但终于以失败告终。“及醒后,他日更书数百千本,终不及此。”

百千本也许是过于夸张了,但王羲之尝试复制却是人之常情。只是即便是书圣王羲之,用同样的纸笔,也无法复制出第一次的成就来。书法是无意於佳乃佳,如有神助的时刻一过,王羲之也没有办法重来一次。

王羲之珍而重之地将原本兰亭序收藏起来,嘱咐子孙:妥善保存。因为这样的字,没有第二件。

2

但兰亭序在王羲之身故之后,却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,成为王家世代相传的祖宗遗泽。东晋之后是宋齐梁陈四朝,梁朝时兰亭序已流落在外。幸好过了几十年失而复得,回到了王羲之七世孙王法极的手中。

王法极此时已出家为僧,法名智永。他临写先祖这一篇兰亭序,前后达三十年。智永如今以《千字文》书法传世,而他身故之后,兰亭序落在了弟子辩才的手中。

据唐人何延年的《兰亭始末记》记载,秦王李世民看到了兰亭序的拓本之后膜拜无已,像今日的中东土豪一样以高价收购王羲之真迹。虽然也得到了不少,但兰亭序始终不得一见。后来终于探知真迹在辩才处,便要辩才“借”来一观,辩才只推说没有。

豪夺不行,于是只能巧取。御史萧翼带着几件王书真迹,扮作书生模样住进辩才所居的永欣寺。他行欲擒故纵之计,得意洋洋地向辩才展示真迹。辩才说真迹倒是真迹,就是都不算第一流作品。 萧翼故意激将,说天下怎可能还有比这几件更好的王书真迹?辩才好胜心起,一时冲动,遂将真迹兰亭序拿出。

冲动是魔鬼,一点都没有错。几天后萧翼趁辩才外出之际,将兰亭序拿走火速献与李世民。李世民得了便宜大喜之际,也就不再追究辩才当初的推搪,还赏了他三千石粮食。只是辩才愧悔交集,一年后即忧愤而卒。“萧翼赚兰亭”在当时已不是什么秘密,说是赚,说穿了不过瞒和骗。大画家阎立本就以此为题材,画了一幅《萧翼赚兰亭图》,表情细致入微。

兰亭序不管在不在,书法都已不在

而如获至宝的李世民,下令将真迹兰亭序让第一流的拓书人赵模、韩道政、冯承素、诸葛真和第一流的书法家欧阳询、褚遂良、虞世南临摹。即便这些输真迹一等的拓本,在当时也是价值连城,只有王公贵族和亲密近臣才能得赏赐一本。

也许是书法家本身个性突出的缘故,后世评价最好的兰亭序拓本,是拓书人冯承素的摹本。如今这件摹本被称为“神龙本”,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而兰亭序的真迹呢?真迹已不在世。

3

陆游曾经写过一首诗《跋冯氏兰亭》,感慨道“茧纸藏昭陵,千载不复见。”可见宋人当时以为,兰亭序的真迹,被唐太宗作为生死与共的爱物带入了陵墓昭陵。

但昭陵其实早已被盗掘过了。据《新五代史·杂传》记载,公元908年,割据势力军阀温韬公然盗掘唐朝帝王陵墓。有钱取钱,无钱也取书画等物。昭陵是其中最坚固的一座,温韬最后进入唐太宗李世民墓室时,见“宫室制度闳丽,不异人间”。棺椁的两边都有石床,上面的铁匣里装着两百多年前一同下葬的图书,其中钟繇、王羲之的笔迹“纸墨如新”。

温韬自然是将其全部席卷一空,但这次盗掘重新流传到人世的书法真迹中,并没有兰亭序。后人猜测如果不是温韬刻意隐瞒,那就是真迹不在太宗的昭陵、而在其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合葬的乾陵之中。

兰亭序不管在不在,书法都已不在

温韬盗掘了十七座唐陵,唯独准备挖乾陵的时候风雨大作,没有能盗墓成功。虽然乾陵至今未被打开,但里面是否有兰亭真迹,实在是半分把握也没有。何况如今岂止兰亭序?王羲之的手书真迹,到一千七百年后的今天已经连一件也没有了。如今被膜拜无已的《快雪时晴帖》、《平安帖》、《丧乱帖》……统统都是后人的摹本。

跟《红楼梦》的曹雪芹著后四十回一样,如果哪天在那座古墓里有幸发现一件王羲之的真迹,都算得上是普天同庆的大节日。如果更是兰亭序,即便是当时王羲之不满意的复制之作,也堪称无价之宝。

只是一千七百年来,盗墓淘宝的来来回回,王羲之的手书真迹,却终于再没有发现一件。

4

一直以来,兰亭序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,其实是时代造就的。

在王羲之的东晋,佛教传入未久,正在与中国的老庄典籍相互对照参摩,思想的碰撞会造就新的文化。书法上东汉的隶书笔意尚未去尽,而楷书的笔意已然兴起,诸种机缘巧合之下,造就了出身王谢士族之家的王羲之。兰亭序一写完,行书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样的,人人都明白了。

后世的颜真卿、苏轼,自然也是万中无一的天才,但不管他们愿不愿意,都避免不了王羲之以来的影响。天造的时代过了之后,即便是赵孟頫这样同样出身钟鸣鼎食之家的书法天才,也只能心悦诚服地一遍遍临摹兰亭序。

而王羲之、颜真卿、苏轼和赵孟頫的时代,也是书法当道的时代。书法既可为娱乐,也为日用所系。王羲之们既写兰亭序,也用同样的运笔方式写书信、便条、手札。只要是文人,一见到白纸上挥洒的墨迹,难免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掂量起书法的程度来。这是一个人从小养成的积习,因为只要有字迹处,即是有书法处。

兰亭序不管在不在,书法都已不在

如今的时代早已不同了。无数人踏出学校,除了写自己的名字之外就不会再提笔。手机、键盘、电邮、抖音…… 除了不会打拼音的老年人和少数爱写字的人之外,许多人已经不会再用笔写字。作为一种象形文字的中文,正越来越像一种拼音文字。大部分人眼里的中文,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天然被缺省默认为标准印刷体。

书法的荣光已成过去时。如今的所谓书法,只是少数人的某种爱好、拍卖市场上的标的、亟待保存的所谓国粹、博物馆里的陈迹。当书法已经不再是每日必需之物时,文字笔画构造的魔力便已随之一同失去,剩下的只是表面之美。造字时“天雨粟鬼夜哭”的震荡、杜甫“笔落惊风雨”的不凡,全都已经不复存在,让位于滴滴答答的键盘敲击声。

书法一定是文字,但也不止是文字。今天即便兰亭序真迹现身,也不过是博物馆多增添一点藏品、媒体多一点谈资而已,既不能重新唤起大众对书法的兴趣,也不可能让时光倒流回笔墨纸砚的时代。既然不管兰亭序真迹在与不在,书法都已不在……

……那相见不如怀念吧。

手淘搜索“谈资大优惠”,优惠多多,好物多多。



滚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