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 - 爱美网
当前位置:爱美网 » 互联网 » 娱乐全知道 » 文章详细

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

来源:网络 浏览:49857次 时间:2019-07-19

中国的国花之战,在这一次之前,大的战役,已经打过三次了。自1982年国花之议被提出,诸花已有了近四十年的交手历程。其中牡丹和梅花一直站在擂台的中央,为头筹而战,两花的战绩各是一胜一负一平。

四十年间,牡丹与梅花有着起伏的优劣之势,梅花还是那束梅花,牡丹还是那朵牡丹,但时代在变,人也在变。

1.

现已逝世的中国花卉界唯一院士陈俊愉,在1935年,大学刚进园艺系的时候,望着班上的另一个同学有点懵。因为整个班,就他们两个学生。

陈俊愉出生在1917年9月的天津。虽然父亲做官,家境充实,但少时的陈俊愉,倒没有富家公子哥那些坏秉性,他就爱待在家中那10亩地的花园中,跟着花匠师傅莳花弄草。此时还没人会想到,60多年后,他会成为那个为新中国首次提出国花倡议的人。

中学毕业,陈俊愉思索着要去一所能种花的大学,多方打听,当时就南京金陵大学有个园艺系,但学费要每学期100多元,一个保姆的月工资在那会儿也就3元。最后是他的祖父拍了板:园艺不外乎农业,你读农,我支持。这句话,开启了陈俊愉成为中国花卉专家的道路。

他师从着工程院院士汪菊渊教授,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,次年考了研究生,在29岁时成为了复旦大学的副教授,之后去到丹麦留学。新中国成立后,又放弃了国外的优渥生活,回到了国内。他是那个时代众多求实知识分子中的普通一员,以坚韧不拔、知难而进的梅花精神投身在祖国的建设中,只不过专业比较冷门罢了。

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

1982年,陈俊愉在《植物杂志》第1期发表文章《我国国花应是梅花》,倡议以梅花为中国的国花。拉开了第一次国花大战的序幕。

中国历史上,清朝末年慈禧曾封牡丹为国花。原因无他,老佛爷本人甚爱牡丹,她特地在颐和园建了开满牡丹的国花台。到了民国时期,国民政府把梅花定为了国花,时人颇为认可。

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

但新中国成立后,一直没有国花,陈俊愉的倡议提出之后,舆论哗然。在当年《植物杂志》编辑部发起了国花评选后,人们纷纷来信投票,推荐梅花作为国花的最多,牡丹、菊花次之。

香港的《明报》也发来一篇表示赞同的社评:“从曹孟德的扬鞭遥指梅林、诱导士‘望梅止渴’,到林和靖传诵千古的名句‘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’,千百年来它与中国人的文化精神结下不解之缘。⋯⋯事实上,如果海峡两边都用同一种国花,实有助于国人在精神方面的和谐融洽。”也是在这一年的9月,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在和邓小平的会谈中碰了钉子,会议结束后被台阶绊了一下,差点栽了下去。

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

过了四年,一直到“1987 年的中国十大名花评选活动”才算是为第一次梅牡之争画上了句号。这次的评选更加正式了,由上海文化出版社、上海园林学会、《园林》杂志编辑部、上海电视台联合主办,投票面向全国。最后的第一名还是梅花,其次是牡丹、菊花、兰花等。

但这次的评选结果却没能成为国花之战的终结,相反,这仅仅是国花之战越发复杂化的开端。

2

1988年9月17日,韩国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,日本代表队手上拿着仿真木槿花入场,向东道主致敬。木槿花是韩国的国花,但花期撑不过9月,于是日本选手用了仿真花替代。

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

这一年,陈俊愉受到了某种启发,将“一国一花”的想法修正为“一国两花”,他建议将梅花、牡丹确定为“双国花”:“梅花耐寒迎雪、坚贞不屈的风骨及“一树独先天下春”的开拓者风范,象征中华民族的精神文明;牡丹则雍容华贵,国色天香,代表繁荣富强的物质文明。”双国花在国际上也并非是特立独行,日本以菊花和樱花为“双国花”,墨西哥以仙人掌和大丽花为“双国花”。

为此,陈俊愉在《园林》上发表了一篇名为《祖国遍开姊妹花》的文章。牡丹芍药协会的会长王莲英教授也觉得提议不错,并列第一,未尝不可。

但没想到1991年,第二次国花之战却突然而至。国家级期刊《花卉》重打锣鼓另开张,又一次搞起了评选国花的活动,没过多久,众多媒体就公布了这次的评选结果:牡丹当选国花。没错,牡丹以闪电战的方式在第二次评选中战胜了梅花,尽管这一次的结果收到了音量不低的反对意见。

时间来到1994年,第三次的国花之争,局势越发复杂了起来。首先在评选标准上就有不小的分歧,中国林学会曾经拿出一个国花评选的标准,有四个条件:一是分布要广泛,二是外观要漂亮,三是要有深刻的文化内涵,四是要具备一定的经济价值。

随即,“我反对”此起彼伏,反问句喷涌而来。凭什么要求分布广泛?大熊猫分布广泛吗?什么又叫漂亮的外观,不漂亮的外观?经济价值简直牵强附会,杨树的经济价值高就能成国宝吗?于是标准细则一步步变得更多,更苛责,更加无法实现。

更多的国花方案也应运而生了。除了“ 一国一花(牡丹)”、“ 一国两花”,还有代表春夏秋冬的“一国四花”、与红星红旗相对应象征五千年文明史的“一国五花”、寓意月月有花“一国十二花”。共五种方案。

白热化的原因,实则是牡丹背后的经济效益。陈俊愉曾对北京晨报说,梅花是8个城市的市花,牡丹是两个城市的市花,但“拥梅派”比“拥牡丹派”力量弱得多,“因为梅花代表的8个城市经济比较发达,不太热衷争评国花,而洛阳和菏泽的经济结构相对单一,他们希望牡丹成为国花,更好地拉动地方旅游和花卉产业。”

确实如此,当年河南洛阳市长亲自挂帅成立牡丹争国花领导小组,兵分5路到全国各地拉选票,力保“一国一花(牡丹)”方案夺魁。当然,这也是无可厚非的。一旦一种花得到“国花”的尊贵称号,它以及相关的文化、产业、行业协会的发展将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,经济效益是不可估量的。

但陈俊愉院士选择站在了选牡丹为单一国花的对立面。国花在他眼里的意义,要比个别地区的经济利益问题,重要得多。

最重要的当然是精神层次,花本身没有意义,但它在历史中被赋予意义会反过来影响人。陈俊愉指导学生写论文《从唐朝的盛衰谈梅花与牡丹》指正道:把牡丹当作盛唐的象征简直是天大的谬误,相反,牡丹是唐朝由盛转衰的标志。牡丹美人杨贵妃向玄宗引荐了牡丹大玩家杨国忠,由杨国忠激发“安史之乱”,背后是贵族王公的玩物丧志。

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

牡丹的确富贵,但它和唐朝的繁荣昌盛毫无瓜葛,它是富贵人的富贵。牡丹价重,柳浑言“数十千钱买一颗”,价重是因为难养,活得优渥,吃好睡好还干不得重活。

反看梅花,唐朝最鼎盛之局面开元盛世,是由写《梅花赋》而被赏识,并因德才——兼备得到重用的唐朝名相宋璟与姚崇等人开创的。唐太宗在诗中提到的梅是“元首伫盐梅,股肱惟辅弼”,盐咸梅酸,是调味所需,借喻国家所需,所以“盐梅”也是宰相的代称。品行高洁、调鼎和羹,这才是国家所需要的人。

或许这样的说法略显偏激,于单纯喜爱牡丹的人来说也是难以接受的,最后因为争议还是太大,第三次国花之争也被搁置了。

3

在陈俊愉看来,国人的花卉科普知识太差了。某日他正在侍弄梅花,恰被一位业内领导看见,后者热情的向他打招呼:“这桃花开得多好啊!”

诗人说“梅花欢喜漫天雪”,但事实上,梅花不喜漫天雪,当气温在0℃到2℃时,梅花虽能发芽,却处于忍耐状态;当冰雪停止了,天气暖和了,梅花才能继续发育开放。更别说国人把四季连续开花的月季当作只能一季开花的玫瑰、把悬铃木当作法国梧桐等谬误了。

简单的谬误也就罢了,还有整个产业落后的现状:新西兰从中国引进猕猴桃,然后培育出优质品种,反过来挣我们的钱;中国有十几种郁金香的野生种,却要高价向荷兰买二三流的种球,拿着金饭碗讨饭。

陈俊愉院士于2012年6月8日逝世,他在晚年,也多次坚持为梅花争取国字头的位置,那毕竟是最能代表那一辈中国人精神的花。但梅花也好,一国两花也好,花卉产业的发展也好,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他的遗憾。罢了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
牡丹与梅花,到底在争什么

几十年的国花之争,既没有结果,也没有让普罗大众得到多少关于花卉知识的干货。也罢了,在乐于解构的互联网一代眼中,最能代表自己的或许是韭菜花,它与梅花的坚韧不拔一脉相承,又在自嘲中颠覆靡费。



滚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