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 - 爱美网
当前位置:爱美网 » 互联网 » 健康每一天 » 文章详细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来源:网络 浏览:49967次 时间:2020-01-17

撰文 | 健康中国2030指数研究院 因卡

“毋庸置疑,我们生活在一个剧烈变革的时代,对于健康产业尤其如此”,健康中国2030指数研究院院长汪杨明在健康中国金鹊年会暨第十一届39健康总评榜颁奖典礼上发表了"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"的主题演讲,他指出,健康中国2030指数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研究院”)近两年在做的探索,关于“流量指数化”及“产业大数据分析”,“就如同研究院的LOGO,借鉴了‘逻辑斯蒂分岔图’(注释:一种混沌函数,而混沌函数背后都有一个统一的常数),我们以期在复杂的当下找到背后的规律。”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▲ 健康中国2030指数研究院院长汪杨明

一个企业的竞争力基本退相干到三个层面即

产品力 销售力 品牌力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图片来源:汪院长在健康中国金鹊年会上的演讲分享

“一个企业的竞争力基本退相干到三个层面,‘产品力’、‘销售力’、‘品牌力’ ”。汪院长进一步指出,“在产业价值创造链条中,‘产品力’其实是价值生产,‘销量力’是商品可及是价值传递,‘品牌力’是或然购买,研究院在这个模型基础上面做了‘数据’的定义,左边上有六个字母叫TOPSIS,把产品力、销售力、品牌力放到0到1的范围里面来了。那么,1代表什么呢?1代表区近于最优结果,0代区近于最差结果。这样就把很多定性的表述,放在数据的层面进行比较。这个是我们的‘假设’,在这个假设下去寻找不同品类、不同品牌的数据表现,大概有20多项指标。”

通过数据透视到对创新表现、品牌社会责任等指标的深度诊断,研究院努力为健康中国品牌力赋予同一基线下的度量衡,为医患双方提供关于品牌认知的决策参考。

39的数据就是研究院的“压舱石”

“为什么研究院能做这件事?”汪院长坚定地表示“那是因为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”

“成立于2000年3月9日的39健康网,经过20年的发展,无论搜索引擎还是信息流,包括快应用,每天有海量用户与内容发生连接,通过这种有效连接,能捕获精准意识流量,通过这部分精准意识流量数据来有效‘验证’我们所有收集到的其他数据,当下我们不能保证能拿到所有数据,也不能保证拿到的所有数据都准确无误,对于研究院来讲,39大量精准意识流量的数据就是我们的‘压舱石’。”

“我们看到单一数据的时候,是很难去评价这个数据的意义和价值,数据的意义和价值在某些层面是要看它比较分析出来的结果,这是第一点。它没有绝对价值,具有的是相对价值”。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,这就好比一个学生成绩的好坏,没法单一去做评价,必须放在一个班级里,通过考试进行评估。

第二、数据的价值还要看它相关性分析出来的结果,比如回款、销售管理能力,应收账款等等,虽然不是最终的销售结果,但是可以跟销售结果做相关性分析,去看综合品牌TOPSIS的结果跟最后销售结果的相关关系,以及再透视到哪个指标跟最终销售结果是最强相关关系”,他介绍道。

健康中国2030指数研究院采用大数据挖掘、退相干分类、比较分析法,横向覆盖供给方数据,纵向挖掘需求方数据,深度分析标的产品及品牌,综合评价行业内样本产品及品牌综合竞争力。同时将指数数据与销售数据作相关性分析,得出各品类报告,洞察产业发展密码

今天的成功不一定代表明天会成功

可能蕴含巨大的风险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图片来源:汪院长在健康中国金鹊年会上的演讲分享

“现在部分榜单是直接通过销售结果来证明做的很不错,这其实是一个‘伪命题’,因为今天成功不一定代表明天会成功,可能蕴含巨大的风险”。汪院长指出,“如果通过‘竞争力’模型,去评价这个企业在品类内的位置是更优的,能够在最后的销售结果上有一个比较好的体现,那么这个数据就具备了预测的价值。”他继续用‘考试’打比方,“这个高考考生平时上课和家庭作业都很认真,模拟考成绩也很不错,基本上高考能预估一个相对准确的分数去提报志愿,这是因为我们对过程进行了数据记录,然后再去推测高考能考出什么样的成绩。”

他基于数据模型,对健康行业中各品类、品牌一年的“成绩表”进行简单分析:

一 品类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图片来源:汪院长在健康中国金鹊年会上的演讲分享

灵芝品类(如灵芝孢子油、灵芝孢子粉):金字塔型

金字塔品类中的头部品牌看上去很强,但它会有一个巨大风险,底部品牌持续因为产品质量、过度宣传等问题,对这个品类产生巨大负面效应,最后让整个品类的市场空间越来越萎缩。同时意味着这个品类基本上大家都有机会,努力一把能冲上去,但是待一阵,就可能“城头变换大王旗,你方唱罢我登场”。

清热解毒品类(如板蓝根):哑铃型

哑铃型的品牌分布于头尾两端,头部绝对的领先,底部品牌基本上没希望,“游击战”主要集中于此。

化药品类(如维生素类):橄榄型

橄榄型会稳定很多,头部很强,有一个很强的腰部做区隔,底部冲上去很困难,意味着新产品、新企业进入这个品类会很难。

这三种模型意味着三种不同的竞争格局,品牌输出的策略也不一样。

二 品牌

“品类的模型再往下延伸就是品牌的模型,如下图从知名度、热度、美誉度、消费者评价和医生评价这五个维度,可以看到化学药在医生评价、知名度、热度方面比较领先,中成药在消费者评价和美誉度方面比较领先,形成了差异化。”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图片来源:汪院长在健康中国金鹊年会上的演讲分享

他进一步指出“在这个算法体系里,有一项指标是落后的,这个品牌竞争力的TOPSIS分值就会拉开,同理如果它的TOPSIS分值中间,有几项指标跟竞争对手差不多,有一项跑出来,竞争力就出来了,这就是品牌差异化。”

健康中国2030指数研究院,立足于数据洞察,对企业进行多维度的探索,借助大数据分析,为企业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。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汪杨明:寻找产业第二增长曲线

图片来源:健康中国2030指数研究院解决方案全景图

这个时代对于我们的挑战,不仅仅是我们个体的学习能力,更大的挑战是我们组织的学习能力,是系统学习的能力,通过学习才能掌握更多新的工具。在数据诊断的基础上,有针对性的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实现新时期的品牌建设,而且对品牌建设的每一个阶段的结果都有数据量化的呈现”。

最后汪院长总结道,“从传染效应到竞争效应的伟大跃迁,这个时候的健康中国才可以更美。”



滚动资讯